“我戲仿它的畫風和角色,我的訴求并非诋毀它們,而是要探讨下深受迪士尼影響下無意識的美國心理。”

我們現在有了一個新的百搭短語:XX版權警告。

無論面對同人創作還是碰瓷營銷,使用這個短語好像都順理成章,不知不覺,我們一個盜版大國的互聯網語言竟然已經内含版權意識。而在所有搭配這個短語的主體中,“迪士尼版權警告” 是最有力度的一個,這個近百年前靠可愛卡通發家的娛樂公司用手裡的角色授權遊樂場、玩具、動畫,将原先用于 “鼓勵學習、促進創新” 的版權制度用作資本家盈利的手段,甚至美國版權法律也因其遊說修改,米老鼠帝國的強大專橫毋庸贅言。但是,1971年到1980年,美國地下漫畫家 Dan O'Neill 卻試圖挑戰迪士尼的法律版權與主流姿态。

1563253743655806.png伴随着米老鼠畫風的改變,迪士尼帝國的版權鐵拳也越來越霸道

六七十年代的美國,地下漫畫(Underground Comix)正值壯年,Robert Crumb、Harvey Pekar、Kim Deitch 等一群漫畫家跳出來用狂野的畫作、唠叨的台詞、迷幻的情節告訴你漫畫除了講英雄故事還可以講私人無關緊要的屁話和離經叛道的想法,反文化運動(Counter Culture)中的地下漫畫也是一股不可或缺的洶湧浪潮。

1563253900111662.jpgRobert Crumb 參與的地下漫畫刊物《ZAP》

1563254074836952.jpgHarvey Pekar 的創作經曆被拍成了傳記電影,獲得了第19屆聖丹斯電影節評委會最佳影片獎

1563254289945359.jpg總能在書市上遇到的 Kim Deitch 的原版漫畫

Dan O'neill 最早在舊金山大學的學生報刊上發表漫畫出道,舊金山正是美國地下漫畫的大本營。

1563254424795449.jpgDan O'Neill

21歲時,他在《舊金山紀事報》(San Francisco Chronicle)連載連環漫畫(Comic Strip)《Odd Bodkins》,O'Neill 借 Hugh 和 Fred Bird 這兩個小人的冒險,以反主流的态度在漫畫裡對社會現狀無所不談無所不取笑,報紙曾迫于政治壓力停止漫畫連載,但很快又被讀者要求恢複。

1563254445428553.png

1563254627214354.png《Odd Bodkins》的節選

在《Odd Bodkins》合集的亞馬遜頁面裡有這樣一句描述:“這不是一本圖畫書,這是解放你思想的魔法咒語”(This is not a book of cartoons, it is a magic spell to free your mind.),對彼時青年來說,《Odd Bodkins》是對他們時代、他們立場的絕佳寫照。

1563254568167316.png亞馬遜頁面下的描述語

然而報社頻繁幹預創作讓 O'Neill 極為不爽,他想要更自由的創作環境,更絕對的作品掌控力。漸漸他産生一個奇怪的想法/計策:在漫畫裡加入迪士尼角色,讓報社因為害怕訴訟将版權完全還給 O'Neill。

1563254642683163.png

1563254655345170.png

這個想法真的很奇怪很奇怪,我相信 O'Neill 也察覺到自己這種行為的獨特之處:用侵權來反抗版權制度,捍衛創作自由。在70年代呼喚社會變革的青年浪潮裡,O'Neill 用漫畫對抗資本主義的熱情被點燃了,他與四位朋友創建了一個叫 Air Pirate(空中海盜)的組織,這個組織緻力于摧毀版權制度,他們自出版漫畫期刊《Air Pirate Funnies》,在其中以反主流的态度盡力惡搞戲谑米老鼠等經典迪士尼角色。

O'Neill 相信,"當我們年幼的時候,迪士尼為我們獻上米老鼠這個角色。等我變成漫畫家、變成成年人,米老鼠已然成為一種美國叙事的主體…… 我便戲仿它的畫風和角色。我的訴求并非诋毀它們,而是要探讨深受迪士尼影響下無意識的美國心理。"

與其他緻敬或惡搞的作品不同,O'Neill 直接照搬迪士尼角色的形象,他認為這樣才讓他們的漫畫足夠有沖擊力。這本刊物售價50美分,在1971年出版了2期,第一期的封面,直接照搬了《The Mail Pilot》(郵政飛行員)的視覺呈現,原作中飛機後座的郵件袋上的 “MAIL” 被改成了 “DOPE”。

1563256242578427.jpg《Air Pirate Funnies》第一期

1563256339595638.png原版封面

第二期的封面則是對《Mickey and the Bat Bandit》(米老鼠與蝙蝠大盜)的惡搞,同樣是蝙蝠大盜手中錢袋上的美元符号換做了 “DOPE”。

1563256372966905.jpg《Air Pirate Funnies》第二期

1563256592389515.jpg原版封面

漫畫内頁由 Air Pirate 組織各成員繪制的短篇故事構成,主角均為迪士尼經典角色,也是十分黃暴刺激。O'Neill 戲仿迪士尼知名短片系列《Silly Symphony》(糊塗交響曲)創作的《Silly Sympathies》(愚蠢同情心):米老鼠開場哭訴自己太可愛沒人和他做愛,随後被一群 “空中海盜” 綁票,和米妮關在一起,兩鼠決定在死到臨頭前好好享受彼此,正要親熱卻被扔進荒野…… 給從小熟識的卡通人物配上成人化的舉止後,這兩本小冊子裡的漫畫都如此荒誕奇妙。

1563256819318997.jpg

1563256839399601.jpg

O'Neill 從一開始就考慮到迪士尼可能訴諸法律追究,他的目的也就是這個 —— 開庭審理引發關注,進而傳播漫畫裡的精神。他甚至發動關系,讓迪士尼的人盡早看到這兩本刊物。

1971年10月21日,O'Neill 如願以償,迪士尼向加州北區地方法院提交訴訟,指控 “Air Pirate” 涉嫌侵犯版權與商标、不正當競争、阻撓銷售以及對角色的不當商用,迪士尼的律師團稱迪士尼以極大的努力與金錢成本,為全世界帶來純真的歡樂,他們的形象被世界各地兒童所喜愛。被告卻試圖貶低嘲笑這些角色,威脅迪士尼業務。訴狀要求 “Air Pirates” 将所有獲利所得、以及按作品中每處版權侵權5000美元、商标侵權15000美元的标準賠償迪士尼,此外,他們還要向法院交出所有違規書刊,并為迪士尼支付律師費用。

O'Neill 與他的 “海盜們” 也進行了反擊,他們聘請那些緻力伸張民權的律師進行發布會,說明創作理念,試圖尋求公衆支持。在庭審上,O'Neill 的律師試圖将漫畫中迪士尼角色的行徑視為某種 “覺醒” 與 “反叛”、某種對現實社會的諷刺。律師指出,諷刺幽默感來源于對原作的模仿和破壞,人們需要接受此等形式為藝術。至于侵權行為,律師則辯稱 O'Neill 的創作屬于合理使用,他隻借用了角色的視覺特征,情節、主題等則與迪士尼作品毫無關系。創作者們也從未試圖與迪士尼搶占市場,彼時地下漫畫的閱讀者僅限于年輕嬉皮士,他們的創作自由受第一修正案保護。

迪士尼則堅稱使用其角色做限制級描寫便是侵犯商業利益。最終,法院判決迪士尼勝訴,盡管 O'Neill 一方一再使用拖延戰術,在經曆了一場又一場聽證會後,1975年8月11日,“Air Pirate” 一批人還是被判處立即停止侵權,支付賠償。

1976年,創作者們再次提出上訴,在漫長的司法聽證後,1978年,聯邦第九巡回法庭以3-0裁決 “空中海盜” 侵犯版權。1979年,O'Neill 試圖再上訴,但遭最高法院拒絕。

此時距離《Air Pirate Funnies》出版已有8年, O'Neill 也不再是青年才俊,他已經38歲了,剛剛與第二任妻子離婚,有母親和孩子要養活,聽到到敗訴消息時他正坐在公寓廁所裡,鄰居隔着薄牆對他喊道 “O'Neill 你又輸了!”。他面臨近20萬美元罰款與6個月監禁。

O'Neill 隻剩下漫畫了,幾乎是出于偏執,他又在漫畫裡畫上米老鼠,“有本事他們就把我抓進監獄,因為我畫了隻老鼠!” 在《Communiqu? #1 From the M.L.F.》裡,他讓米奇米妮在好萊塢打拼數十年後事業破産,移居鄉下,米奇酗酒,米妮嗑減肥藥搞外遇。他還借用米奇米妮的台詞嘲諷迪士尼律師的司法解釋。

1563257201456831.jpg開頭看上去還挺暖心

迪士尼熟練地以藐視法庭為由刑事訴訟。仍有一群年輕人在支持 O'Neill,但再沒有律師願義務為他們辯護。這場侵權糾紛終于在1980年落幕,“海盜” 再也耗不下去了,同意執行1975年的判決;同時,前前後後花費數百萬美元訴訟費用的迪士尼,也許意識到了自己陷入何等可笑境地,同意撤銷進一步指控。

現在回看,到底這樣使用迪士尼人物算不算侵權,隻要版權制度是為大公司還是為創作者服務的讨論不停,争論也永遠不會消亡。Dan O'Neill 從版權制度入手,用漫畫表達政治訴求,但他的訴求決不是摧毀版權制度。實際上由于自出版、手稿遺失等原因,許多地下漫畫家因未顧及版權吃過經濟上的大虧,Robert Crumb 就曾因版權混亂易手遭受國稅局30000美元的逃稅指控,後來也雇傭律師訴訟侵權。Dan O'Neill 的真正訴求,在于批判政企用主流商業文化禁锢民衆思想,米老鼠則是他選擇的标靶。

從1971年到1980年,Dan O'Neill 經曆了地下漫畫運動的極盛與衰落。一大批糟粕污染了地下漫畫的名号。有追求的漫畫創作者繼承其自我剖析、百無禁忌的創作傳統,開始尋求更有深度的圖像叙事方式,影響了後來百花齊放的 “另類漫畫”(Alternative Comics)出現,某種程度上亦與 “圖像小說” 完成了合流。

當嬉皮青年長大、反文化運動落幕。漫畫家們嘲弄資本公司的作品反而成為了藝術市場裡資本的寵兒。十年訴訟時光耗盡了 “空中海盜” 的時間、金錢與創作精力,他們最終還是被迪士尼打敗。在我看來,他的作品倒算不上一流,但他這股近乎偏執的激情、以及此後傷感的個人際遇,值得地下漫畫愛好者記憶 —— 雖然現在看來近乎冒着傻氣,也是那個年代限定的傻氣。

© 異視異色(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及使用,違者必究。